时尚因素

时尚因素诠释全新时尚潮流,打造最IN最潮的时尚论坛。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在烟台,被富婆包养的那些日子(10)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在烟台,被富婆包养的那些日子(10) 于 周三 五月 23, 2012 7:57 pm

Admin


Admin

让我和小璐的关系发生实质性转变的还是因为小苏。他说总那样下去不是办法,我问他还能有什么好招,追女孩子无非就是那么些手段,送花、买礼物、说我爱你。可是当时我觉得这些都不适合小璐,放在她身上,太俗。小苏说没准小璐骨子里和其他女孩的想法是一样的,女孩都虚荣。最后,小苏告诉我一绝招,他当时神秘的对我说:“你等哪天单独和她出去逛逛,故意把时间拖的很晚,然后回不了宿舍,趁机三下五除二把她拿下,完事之后再说句我爱你,保证万事大吉!”我骂了他一句:“你以为都和你这么败类似的,我真替微微感到惋惜!”
我还是听了小苏的建议,他不会害我。那天,小璐问我喜欢吃什么,说第一次吃饭的时候,看我不是太能吃辣。我说我喜欢吃英通网吧门口那个大姨的煎饼馃子。每次都要两个一块五的,小苏也爱吃。只不过我的没有葱,小苏每次都要多加葱。后来毕业了,我也经常一个人过去,大姨认识我,每次都问我,怎么一个人过来。是啊,我怎么一个人过来,我TM怎么一个人过来。她问我是不是还老样子,我发现甚至连自己的口味都渐渐变了,我开始喜欢多加葱的,越多越好。可心里的感觉就和洋葱湿过的眼一样。CTM!
不好意思,扯远了。小璐说她也想尝尝。我带着小璐,那个大姨一看我来了,不是和小苏,而是和个小姑娘。那表情,那高兴劲儿,就和我亲妈见着儿媳妇一样高兴。问人姑娘吃什么样的,要不要香菜葱,就差点把鸡蛋全给打上了。那一瞬间,我怀疑她真是我亲妈。完了还给了两张餐巾纸垫着,说烫。我却啥都没有。临走了,还嘱咐小璐再来。
我俩一边啃着煎饼果子,小璐一边问我:“看不出来啊,你人缘挺好的哈,卖东西的大姨都认识你。”我呵呵傻笑。是啊,我是人缘挺好啊,几年后的今天,我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庸俗到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都会给公司的大姨大婶们讲黄色笑话,逗她们哈哈大笑。我从来不和年轻的未婚女同事坐一桌,别扭。以至于每当我几天没去公司,中午吃饭时,有的大姨就说,我好几天不去上班,她们吃饭都不香了,我就这么一俗人。
那天,我和小璐第一次并排着坐在17路的二层,摇摇晃晃的车,还有摇摇晃晃的内心。因为,我一直幻想着,有一天,我能和她,两个人一起坐着17路像其他情侣一样欣赏着滨海路的风光去市里逛街。那天,我的愿望实现了。而且,我的内心还有一个更邪恶的愿望。
小璐像个购物狂一样,我们一直从三站逛到南购,中间什么百盛、振华、甚至大润发都逛了。每次我鼓足勇气想给她结一次账的时候,她都不同意。看来,她比我宽头,我心想。她只让我帮她拿东西。
那段时间,贺姐总是不定期的往我的学费卡里打钱,每次都不少,在我看来都不少。以至于后来我根本都不在乎里面有多少钱,甚至连余额都懒得查询,我是那么的心安理得。
我真的怀疑每个女人是否都是天生逛街的料。那是我第一次陪一个女生逛街逛整整一天,以后的日子,我从来没再和别的女孩子这样逛过。为了感谢我帮她拿东西,小璐说请我吃饭,我欣然答应。那时,在振华购物中心下面也有个永和的,只不过现在变成了一个眼镜店还是珠宝店,每次经过的时候我都懒得多看一眼,刺眼。
我问小璐:“你也喜欢喝豆浆吗?”小璐笑着问我:“对呀,什么叫也?还有谁?”我想说小雨也喜欢喝来着,但改成了小苏。
那天,我们吃完饭,坐10路车回学校。其实明明时间已经挺晚了,但我心里还盘算着小苏说过的话,从逛街就开始盘算,盘算了一天了。所以,我和小璐商量去海边走走。问她的时候我心里其实特紧张,就怕她拒绝。没想到小璐一口答应了。于是,我们从黄海城市花园那一站就下车了,沿着海边一直走。记得特别清楚,虽然贺姐的家就在对面的小区,但内心的邪恶早就把其他想法全都消灭了。我和小璐一边走一边聊着白天逛街时的趣闻。我们学校的对面是黄海娱乐城的一些游乐设施,晚上里面没有灯,挺恐怖的。我突然想起了一些恐怖片里的场景,就给小璐说,你瞧里面黑乎乎静悄悄的,是不是很诡异?这大晚上的要是里面出现个小盆友或者这些东西都自动转起来,你说得有多渗人。小璐没听我说完,就一个劲的拍我,说你烦人不烦人,大晚上的讲这些。当时,我有种小幸福。呵呵。
后来我一边偷偷看时间,一边继续和她扯,一直溜达到烟大东门的海边。小璐说累了。我们在海边的石凳上坐下来。那时,海边还是有很多学生情侣没有回去。我忽然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因为他们都在做他们爱做的事情,我和小璐显得特另类,两个人只是肩并肩坐着,没有任何亲昵的举动。我内心一直在做思想斗争,我该怎么下手,我该怎么下手。有点急火攻心的感觉,干着急使不上劲儿。小璐却若无其事的看着黑乎乎的大海,也不说话,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国外,我发现很多情侣主题的公园都有这样一种座椅,两边是翘起来,中间是低下去的那种,如果两个人坐在一起,会不由自主的滑向中间,越靠越近,我不禁感叹,还是国外的月亮圆。要是烟大的海边都装备成这样的椅子,我估计谈恋爱的人会越多,当然,恶俗的说,避孕套的消耗量也会越多。
后来,我鼓足了勇气,毕竟和她在一起不比和贺姐在一起,一直以来,贺姐都是主动的,我用一种小男生经常使用的手段,假装,假装不经意碰触了她的手一下,她轻轻地颤了一下,但是没别的反应,然后我又轻轻地碰了她一下,小璐还是没有躲避,终于,在第三次的时候,我把自己的大手压在了她的小手上,她稍微抽动了一下,但没有甩开。记得当时我心里十分紧张,却也很激动,我不敢看小璐,我想她也不敢看我。两个人就那么坐着,然后我的手压在她的手上。直到现在这一幕我记得也特别清楚,看帖子的童鞋们,如果你已经遗忘了第一次牵喜欢的女孩子的手或者第一次被喜欢的人牵你手的感觉的话,那么,建议你好好的面壁思过一下。那时,我最简单的想法就像那首臭大街的歌唱的一样,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像这样牵着手。
其实,本来很简单过的一个事情,那时我却想得特复杂,我担心小璐拒绝我,然后甚至连朋友都做不成。呵呵,换成现在的我,如果单独和女孩在一起,而我又想上她,我会直截了当的抱住她吻她,然后开房去,我就是这么一流氓。所以,没必要,你明白吗?
不知道我们坐了多长时间,当时我感觉手都有点麻木了,不知道小璐是不是,因为我实在太紧张,动作太僵硬。我轻轻地拉起她的手然后渐渐的握在手心,她也没有反抗。之前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她的手,直到握在手心,我才发现小璐的手,在我的手心里显得那么小,像婴儿的小手一样。我低头看了看,她的手脖子也特别细。攥在手里,滑滑的,肌肤的温度很舒服,我不禁春心荡漾,SB似的偷笑。这样一双精致的小手,我相信,会让任何一个握在手中的男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去保护她,呵护她。
几年后,当我和不同的女人睡在一起时,曾经有一个女人拿着我的手说,你的手真好看,手指真长,像弹钢琴的。我笑了,告诉她,我TM是弹键盘的。她反问我,我的手好看吧?我又笑了,没说话。因为我想起了小璐,想起了小璐的小手。
想想大学时的恋爱,其实很简单。可能两个人之间最亲密最奢侈的事情就是ML了。因为没钱干别的。我相信每一对大学生情侣,至少我们那时候的情侣,都是这样。没有房子,没有车子,甚至对未来,也没有方向。也许很多人会说,大学生很贱,不值钱,而且论坛里有不少帖子也说,30块钱的小旅馆就能把处给你破了。我想说,事实情况的确是这样,但是,你有想过吗,30块钱的小旅馆你能记一辈子,3W块钱的总统套,你甚至在第二天早上就会把这一切忘得一干二净。我不是在鼓励什么,我只想说,尽管心智还不算成熟,但已经能自己判断是非,路都是自己选的。
像很多童鞋说的那样,我和小璐开房了,是真的开房了。
那天晚上,在海边,我紧紧的攥着她的手,秋天的海边其实真的很冷,风很大。我打心里想说,小璐,我抱抱你吧。就像另外一个女孩子后来对我说的那样。可是我说不出口,我连一个女生的勇气都没有。其实电视剧里的镜头,真的很多和我们的生活重合着。在我想张口说话的时候,小璐也想张口说话。我们又都欲言又止的停住了,然后是尴尬的笑。小璐说,你先说,我说,你先说,小璐说,你是男人。也许是当时那种气氛已经打破,我脸皮顿时厚了起来,我说,我想抱抱你,可以吗?小璐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我知道她同意了。于是我轻轻的抱住了她。尽管我给过小雨拥抱,甚至和贺姐无数次赤裸裸的相拥,但把小璐拥在怀里的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满足的幸福感。可杯具还是发生了。大家肯定想象不到,我当时是怎样一种姿势,我傻乎乎的用一只臂膀抱着他,另外一只手却还紧紧的攥着小璐的手。过了好一会儿了,小璐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你这个姿势不累吗?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和别人那么不一样。不管在贺姐面前我如何大方,甚至***。但在小璐面前,我始终高尚的觉得自己和处男一样。当我再想双手把小璐拥入怀中的时候,她笑着躲开了。
小璐说想回学校,已经被幸福感冲昏头脑的我又记起来小苏的话。我说学校好像已经关门了。我给小璐拿着当天买的衣服,两个人沿着烟大里面的路往学校方向走。我尽量放慢脚步,一边想拖延时间,一边在想办法,怎么才能说服小璐在外面住。当时我恨不得烟大里面直通海边的那条路延长几百米。小璐一个劲的催我,我故意犹犹豫豫拖着双腿走,还一个劲吆喝累,说逛一天街了,走不动了。现在想想,那些小伎俩幼稚的很。
终于,走出了烟大的校门,我看了看手机,记得当时已经11点了。我才放下心来,“现在宿舍已经关门了,怎么办?”小璐反问我:“你说怎么办?”“要不咱找个地方先凑合待一晚上?”“做梦吧你!想什么好事呢!”我尴尬的笑,“我又不能对你怎么地,你放心吧。”“鬼才信!”呵呵,其实小璐当时说的对,鬼才信。我的确心想,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不过后来她在我的软磨硬泡下,还是答应了,但是让我发誓不要动她。我发誓了,对着路灯发誓的,当然,也不可能算数。即便我对着老天发誓,我相信他老人家也会原谅我的,因为上天有成人之美。
在那个时候,烟大市场周围就已经有很多小旅馆了。我们宿舍的一个兄弟,他每次开房回来后都会提起他去的那个,说那地方刚开的,便宜,而且挺干净。我知道那个地方,而且我坚信烟大,工商的很多童鞋都知道,依然和之前一样,名字就不说了,在一个二楼,一楼是个小饭店。说实话,当时我脸上挺烫的。虽然我不是第一次和女人睡觉了,但是,除了在老家的宾馆,贺姐的家里,顶多就是和小雨在北京,那些情况下,很少有人认识我们,并且,和小雨的时候,我没有任何其他想法,但那天,我是下了很大决心的,要按照小苏说的去办。所以,有种干坏事之前的那种紧张。我没当过贼,不过我想,和嫩贼第一次下手的感觉应该差不了多少。我也是一个“嫩贼”。
那天,我们去的时候已经挺晚了,不过还有房间。老板娘就住在第一个房间里,去了要登记,不用身份证,只是说名字罢了,我一紧张,随口把我同学的名字说出来了。老板娘疑惑的看着我,然后看着我身边的小姑娘,说:“你是某某吗?”我这才意识到,连忙说:“不不不,我不是,是他介绍我来的,说能便宜。”说到这儿,小璐狠狠的扭了我一把,疼的我叫了出来,老板娘哈哈笑了起来。
拿着绿色的小条子,我和小璐开始找房间号。要命的是,11点来钟,正是大家办事的时候。住过那样旅馆的童鞋肯定深有体会的吧。隔音相当不好,如果动作激烈点,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床也跟着晃。那是第一次经历那样的环境,所以我一边听的心潮澎湃,一边猥琐的找自己的房间。小璐却捂上了耳朵。是真的捂上了耳朵。从第一个房间开始,几乎每个房间都会发出不同的声音,有的歇斯底里,有的宛转悠扬,有的十分痛苦,有的十分享受。真TM赶上大合唱了,各有千秋,不分高低。
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房间,我和小璐赶紧钻进去锁上门。然后,继续尴尬,我说洗脸去,然后三下五除二搞定就猴急猴急的回来了。说真的,那时,我是真的想尽快加入大家的大合唱中。进门之后看见小璐坐在床上,什么也不干。然后她也去洗脸了。趁她去的功夫,我一股脑儿全把衣服脱了,就剩一内裤,然后就钻被窝了。当时特逗。
小璐回来之后,一看我已经钻进被窝,衣服都挂起来了,她有点着急:“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把衣服脱了我怎么睡?”我只好耍无赖了,“睡觉哪儿有不脱衣服的,在宿舍我都光着!要不我再穿上?”然后就把被子掀了,作势要起来穿衣服。小璐一看,赶紧说,“你!你!你!就这样吧!别出来糟蹋我的眼了。”我嘿嘿笑着钻进了被窝。
小璐脱了外套,然后慢慢的挪上了床,我关灯。
黑乎乎的,然后,出奇的静,除了外面不和谐的叫床声。小璐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弓身背对着我,像个虾米一样。呵呵。本来我是平躺着的,刚想翻身对着她,谁知稍微一动,小璐就厉声说:“不许动!”我说平躺着晚上我容易梦游。然后把身子侧向了她。小璐的身上也很香。但是和贺姐、小雨的都不一样。后来,我渐渐的明白,每个女人身上都有一种香味,而且没有一种香味是一样的。我可以很自信的说,如果把我的眼睛蒙上,在我的身边躺着一个女人,如果她是贺姐,或者小璐,我一定能闻出来,一定能。
我想说小璐身上释放的费洛蒙对我的吸引力是百分百。
我的呼吸,小璐的呼吸,被无限放大。然后,我只能轻轻的把手放在了小璐腰上,她轻微的颤动了一下,只是一下,剩下的全是纵容。
那天晚上,我很温柔,真的很温柔。我这个已经被处理过的男人潜意识里像一个处男一样,自私的认为我把真正的第一次给了小璐。小璐没有矜持,也不疯狂,我们像其他情侣一样,ML,不生疏也不默契,但彼此满足,心里也是满满的。
然后,我们不说话,静静的感受着潮湿闷热的空气,躁动的心渐渐安静下来。
我要感谢那个小旅馆风骚的老板娘的八辈祖宗,那天的房间号是214。一个有点浪漫又有点蛋疼的数字。后来,毕业了,我会在周五打电话给她,我只住214。我会自己一个人,走过海边,走过烟大,然后走进那个小旅馆,然后,老板娘会给我214房间的钥匙。然后,我会开着那台小破彩电,坐在床上,倚在那三合板材质的墙上,听着学弟学妹们肆意挥霍着自己的青春,发呆。听见叫床我会勃起,但在214,我居然不是个真正的男人。
呵呵,小璐不是第一次,但我不介意。一个女人有很多个第一次,她和每个男人的第一次都是初夜。心是真的,比那滴满鲜血的床单要来的更真实。200块钱的处女膜,连路边的小诊所都会做,厚的薄的,大的小的,可以量身定做,不是吗,呵呵。
那天小璐睡的特别沉,也许是白天逛街太累了。我轻轻的搂着她,直到天渐渐亮了起来。小璐的脸真的很白皙,长长的睫毛,我忍不住亲了她眼睛一下。我喜欢亲女人眼睛。据说眼睛是灵魂之窗,象征着灵性,代表两个人之间的爱情十分纯洁。我想笑。和贺姐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早上她也都会让我把她吻醒。
小璐醒过来,然后就那么看着我。其他房间,勤劳的“小鸟”们又开始打洞了,叫床声在清晨很清晰。小璐脸红了,然后轻轻的钻进了被窝,蒙住了头。我也想钻进去,可一进被窝,小璐就扭的我生疼,然后说我臭流氓,说话不算话。我和她开玩笑,如果我不耍流氓,只能说明我有问题,我是个正常的男人。然后小璐就笑。
和小雨、贺姐不一样,小璐的内衣除了性感之外,还有一丝淘气和可爱。小璐的是可爱的Pink色的Hello Kitty。那时候我不知道这是凯蒂猫,也不知道它多少钱,更不知道那根本不是小璐自己买的。小璐穿内衣的时候,一定要让我闭着眼,我还是耍无赖,说反正都已经看过了,不闭。小璐那着急又可爱的表情让我很是受用。那时候我好像很喜欢女孩子朝我撒娇,但现在我很讨厌。
我们牵着手一起回学校,我笑着。小璐说,你美什么,我说,我不知道,笑神经我控制不了。其实那时我真想说,小璐,我爱你,即便我还并不完全知道爱是什么。但是,今天我明白了,我爱你很多时候终究会变成对不起,然后,对不起又会变成没关系。简单的小学礼貌用语。
回到学校后,我把小璐送回了宿舍,然后自己也回去了。小苏一看我回来,连忙凑上来表情***的问我:“怎么样?拿下了吗?别告诉我你昨晚痿了。”我笑着一把推开他,“滚一边儿去!你那些方法都不好用,最后还是我自己搞定的!”小苏听我说完,呼啦一下就跳了起来,“行啊,小伙!没辜负我对你的孜孜教诲啊!怎么,你还想耍赖来着,当初不说好了吗,我帮你追上小璐,你请我吃一年的两个鸡蛋的蛋炒饭吗?”“我TM啥时候说的,字据呢?哎,小宁子,你回来怎么没给我捎饭呢?”我装模作样的往一边看,小苏放松了警惕,然后我就跑了。和他相处久了,我也学会了他那种大男孩的无赖。

查阅用户资料 http://fashions.365d365d.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