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因素

时尚因素诠释全新时尚潮流,打造最IN最潮的时尚论坛。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闻香识人——性、气味和费洛蒙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闻香识人——性、气味和费洛蒙 于 周四 五月 24, 2012 6:31 pm

Admin


Admin

闻香识人——性、气味和费洛蒙
沙龙 2012年5月20日 上午3:01 讯
作者 劳伦•艾格•克洛伊
译者 seez_franco
在洛杉矶最新鲜火爆的派对上,嗅闻睡衣t恤竟成了单身男女的择友方式。这样做科学吗?还是说,这仅仅是一场速配游戏?

摄影:亚当•克雷菲尔德/Snap Yourself!
译者按:Pheromone信息素(音译作费洛蒙),也称做外激素,指的是由一个个体分泌到体外,被同物种的其他个体通过嗅觉器官(如副嗅球、犁鼻器)察觉,使后者表现出某种行为,情绪,心理或生理机制改变的物质。它具有通讯功能。几乎所有的动物都证明有信息素的存在。费洛蒙一词源于希腊文的“phero”(意指“我携带”)与“hormon”(意指“刺激”),合起来意思是“我携带刺激物”的意思。(以上节选自维基百科)
--------------------------------------------华*丽*分*割*线-------------------------------------------------
在前往派对之前,我差点儿忘了把冰箱里的t恤衫拿出来。
这是一件小号的白色棉t恤,是我四天前在日落大道上的艾娃时尚专卖店(Fashion for Eva)里买的,我一连三个晚上穿着它睡觉,到了白天则把它封在一个保鲜袋里,放进冰箱。这样做是为了参加在好莱坞默片剧院(Silent Movie Theatre)举行的费洛蒙派对——有点儿像单身派对,又带点儿科学实验性,也可以说是一场嬉皮士聚会。
来看看我们是怎样做的:人们将自己的体味印在棉t恤上并带着t恤前来参加派对。注册并缴付30美圆后,他们将各自的t恤放入贴有写有号码的便贴条的塑料袋里——贴有粉色便贴条的塑料袋用于存放女士的t恤,蓝色的则是男士们准备的。这些装有t恤的塑料袋被放置在派对现场后院里的一张桌子上,在那里,与会者们可以在来往于酒吧和庭院间品味苦艾鸡尾酒的当儿顺道(当然也有人刻意为之)嗅一嗅这些t恤,如果恰好找到中意的,你可以排队等候与这件贴有编号的t恤合照。这些照片将会被投射在影院里的巨幕上,于一整夜间连续滚动播出。
当你发现你的意中人正拿着你的t恤朝镜头微笑时,你便能在人群里把他/她“揪”出来,展开交流。
25岁的导演兼说唱歌手朱迪丝?普雷斯(Judith Prays)在纽约举办了第一个费洛蒙派对。在她看来,这种掺杂了大众科学的派对是速配相亲形式一个新的转折。根据这种理论,如果某件t恤的气味吸引了你,那么你便在性生理(也可能是情感)上与穿这件t恤的人相匹配。但前提是对方也中意你的相貌,并主动找上门来。不过,待到碰面之时,你也有可能发现自己大错特错:对方的t恤闻起来或许令人心醉神迷,但其本尊却让你联想到大坏蛋(Strong Bad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rong_Bad)似的人物。有人描述这一派对是半内衣崇拜半普通午宴性质的,我认为它更像是狮子王遇上了恋爱达人(http://en.wikipedia.org/wiki/ElimiDate)。
只有三位男士同我的t恤合照,这令我很沮丧。在这个阳盛阴衰,男女比例极度失衡的派对上,数学规律告诉我,在这样一群公子哥的簇拥之下,我的桃花运本该更旺。不过,看着幻灯片上那些家伙笑容可掬地拿着装有我t恤的塑料袋,我倒是有种被加V验证的自豪感。在那一刻,我暗喜道:“没错!这可是官方鉴定结果!我对异性来说是具有吸引力的!科学说了算。”
可我却不像134号那样受欢迎。
“我想知道她是谁!我看到至少有六位男士与她的t恤合照!”我同周围几位女士说道,她们正和我一起轮流把自己的鼻子凑近那些装有男士t恤的塑料袋。
“她一定是来例假了!”一位黑发女士说道。
当我询问那些女士她们所中意的t恤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时,她们似乎表现得很沮丧,因为所有的t恤闻起来都跟亟待清洗的脏衣服没什么两样。那位黑发女士提醒道:“但至少你能看出哪些家伙会做饭。我们给其中一个袋子起了个绰号叫龌龊意面。而这一个闻起来像是激流勇进的爱好者!”
当大多数人怀揣着心仪的t恤站在日渐绵延的长队中等候拍照时,有一位两手空空的男士对着镜头摆出一个傲慢的笑容。
“这对女性寻找男性伴侣一点儿没用!”他略带怒气的样子倒是颇富戏剧性,“这只是正处于排卵期的女性的信息素吸引了男性而已。女人都是外貌协会的,所以我单独上照就行了,这样所有女士便都能看到我有多性感。”
“你确实挺性感的。”我插嘴道。我的调情机制仅有一种模式:进攻。
“别奉承我!当我自夸性感时别趋炎附和。你有病吗?”
我参加这个派对,心中疑惑我会对哪种类型的家伙感兴趣,且这一判断完全是以信息素气味为依据的。我能清除心中一切杂念吗?那些我自打高中起就养成的对大鼻子和卷发的偏爱?抑或是为孤傲的艺术家和作家无法自拔的习惯?如果我能重置并校准我的心动机制,并把这一切简化成纯粹的物理科学,那该多好!这就会像蒙住眼睛评鉴咖啡一样,不会因预先知道品牌而受心理暗示的摆布,这样我便可完全依照自己的感觉行事。也许我会发现我的动物直觉决定了我确实想要一个续着八字胡的MGM(Thttp://baike.baidu.com/view/.htm)粉丝兼竹竿男。又或许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挪威人,一个强壮得犹如万里城墙般的男人,而不是那些总(总是!)让我沦陷的瘦小的带着无辜眼神的犹太男孩。
然而,当我穿过一帮满身苦艾酒味的单身男人,一次又一次来到堆放着t恤袋的桌边时,将生理需要跟心智与情感诉求区分开来就变得委实不易了。当我随机打开那些粘有带编号的蓝色便贴条的塑料袋时,我不清楚自己在寻找什么,确切地说,在闻些什么。有些袋子里的t恤闻起来干净,甚至散发着芬芳。有些闻起来像是塑料。还有一些像是棉花。气味的品类繁盛,从刺鼻难耐到适宜可人,从汗腥味到金属味再到化学品的味道,从香料味到酵母味,可谓一应俱全。而我就哪个袋子闻起来最合意所做出的一系列判断中没有一个是仅仅基于它的气味这一项指标的。我喜欢这件t恤会不会是因为它所沾染的那一点点淡淡的费洛蒙因子激活了我的肾上腺系统?还是说它那唐尼四月柔风洗衣液般的清香让我想起了孩提时慵懒的周末清晨?是我的去甲肾上腺素发挥了奇效,还是说这仅仅是我边缘化了的记忆?笛卡尔二元论,你可别让我栽跟头啊!另外还有一个袋子,里面t恤的气味让我回想起一位旧爱。这气味吸引了我,而我就该因此选它么?还是说我理应放弃,毕竟我俩终究还是一拍两散了。我的兴奋到底是源于这里某种特定的费洛蒙,还是源于有机棉混合着男人的汗液所透出的那股寻常却醉人的气息——这种气息自少女时代起便给我带来某种快感,某种生理上迫不及待去迎合,但碍于外部环境不得不有所压抑的快感。
我发现一个拿着我的t恤拍照的可爱家伙,于是我拍了拍他的肩。他身着一件法兰绒衬衫,骨瘦如柴。“你好。”我说道,“我看到你拿我t恤了。我叫劳伦。630号。”
“哦,是吗?你是630号?我那一帮朋友可都看中你了。是的,我们那桌人人都喜欢你。喂,约翰!”他一边说一边叫他朋友过来,“这是630号。”
“你好,我是劳伦。”我边说边伸出手。
“你就是630号?!太棒了!”
我感觉自己像个名人。我问他们我的t恤到底有什么特别,以致成了众人追逐的香饽饽。当然,这些疑问都源于一个作家的好奇心。
“它闻起来像是女生穿的。”众人异口同声道。
“是这样,”我那位身着法兰绒的追求者解释道,“它闻起来就像是清晨醒来,你知道的,那种舒适却又兴奋的感觉……还有,玫瑰花的味道。”
“所以……你说你喜欢我的t恤是什么意思?比方说,当你闻着这些t恤的时候,你在寻找什么?当你找到一件中意的t恤时你又得出了何种结论呢?”
“好吧,在一定程度上,这意味着我想跟你上床。”
这难道不是史上最棒的泡妞开场白么?或者说是史上最棒的泡妞开场白中最棒的泡妞开场白!
“我有个问题问你,”他继续说道,“你为何一见到我拿着你的t恤就过来找我?”
“好吧,我觉得你挺可爱的。”
那个家伙解释说他是一名研究灵长类动物的科学家,因此他对这个派对背后与费洛蒙相关的科学原理了如指掌。
“这都与健康和免疫力有关,”他解释道,“我的费洛蒙被你的所吸引是由于我们有着相互兼容的免疫力。比方说,也许我的祖先对黑死病具有免疫力,而你的祖先对疟疾免疫。”
“所以我们的孩子会变成超级免疫王!”没错。那就让我们即刻繁衍后代,去印度、去中世纪的欧洲、去一切我们想去的地方旅行吧!
“我打算同你做一个实验,”话音落他便从桌上挑出三件t恤,其中有一件是他的,他请我闻一闻这三件t恤并告诉他哪一件最合我意。如果我真觉得他很有吸引力,那我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地从三件t恤中挑出他的那件来。我坐在闪光灯照耀下的长椅上,一一嗅着那些袋子。一件什么味道也没有,一件带有一点药味。“呃,这件真难闻。”我嗅着第三个袋子说道。糟糕,这恰恰是他的t恤。我被骗了。成了童话中那个金发姑娘(http:///celebrity//#)的电影、烹饪泰国菜、浏览兰帕斯网页(http://therumpus.net/),既风趣又细腻的家伙,然而我们真正渴望的不过是一具有着杰出的Y染色体和健硕肌肉的躯体罢了。
这种猜想倒是让相亲变成了一桩易事——直接嫁给最好闻的那个人就行!可这样做无疑忽略了自然人性。它抹杀了各种性取向、恋物癖、非正常化性别身份、残障、种族、个人史和文化史。我们对远古穴居人的了解完全是基于以种族和性别为内核的神话传说,除此之外,另一个事实就是,我们可不仅仅是兜里搁着手机的人猿化身。与我们石器时代的祖先不同,猎杀、采集和群居并不是我们的天性。天赐的大脑使我们能在短期内学习并适应这个社会。这意味着我们在判断何物具有吸引力,以及如何归类性欲对象这些问题上并不是死抓着旧石器时代一尘不变的固有模式不放,而是取决于我们自己所获取的信息、个体身处的情境、自身创造的条件,以及外部环境为我们创造的条件。这不是说我们的性冲动完全是由文化主导的,毕竟我们也有原始的动物荷尔蒙。但文化不同于衣服,你无法为了揭露暗藏其下的“真正的”欲望而将它彻底褪去。
当然,参加费洛蒙派对的人们大概不会知道那些鼓吹异性恋至上的演化心理学。举办派对只是鼓励他们去闻一闻那些粉色和蓝色的袋子而已。“实验而已,没什么打不了的。”堆满t恤的桌子上方的告示板上用粉笔写着这样一句话。如果那些装有t恤的袋子没有按性别分类的话,这一晚或许会更激烈、甚至超越界限。当然,在你狂奔向生物决定论一般的夕阳余晖,开始哺育壮硕的穴居人婴孩、猎杀乳齿象的生活之前,没有谁规定你只能同那些抱着你t恤拍照的男人调情。
派对行将落幕之际,后院里满是脱光无望的男女。空气中充斥着不正经的誓言,亦假亦真。当然,自我介绍说是630号袋子的神秘主人倒是个不错的暖场手段。不过在酒吧等候时,我也跟一个同我一样从东海岸移居至此的家伙天南地北地聊了一番。我们发现对方都对少时特拉华尔州纽瓦克市里的嬉皮水晶旧货店颇为怀念。我还遇到了作家、导演和一个头顶菲丝帽(http://en.wikipedia.org/wiki/Fez_(hat))的家伙。我把这些奇遇归功于我那不可言喻的魅力和社交才华。不过,当我遇见一位在我看来尤其英俊的男士(先前那个态度傲慢、举止戏剧化的男人)时,我伶俐的自我介绍却成了“你好!”结果,那家伙带着一脸不感兴趣的表情从我身边匆匆而过。我长叹一声。也许来这儿之前我应该搽点香水。网络热销·美国进口·费洛蒙情欲香水·鞍山地区批发零售

查阅用户资料 http://fashions.365d365d.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