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因素

时尚因素诠释全新时尚潮流,打造最IN最潮的时尚论坛。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推荐]风中的费洛蒙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推荐]风中的费洛蒙 于 周四 六月 14, 2012 6:19 pm

Admin


Admin

重要提醒:系统检测到您的帐号可能存在被盗风险,请尽快查看风险提示,并立即修改密码。|关闭
网易博客安全提醒:系统检测到您当前密码的安全性较低,为了您的账号安全,建议您适时修改密码立即修改|关闭
每个存在着某种关联的人物,好像被命运所安排,沉浮于平静又激越的世界中。就像风中的费洛蒙,虽然嗅到了迷离的气息,但终究还是随风而散了。
这天里我肯定把一年份的庙宇都逛过了,人家说讨海的特别依重这些心灵的象征,三步两步的拐个弯都是庙,好像这里住的神明也比人要多。而依着庙沿那片空芜的盐田,因为原本就是产盐的,所以自然就是什么都再也长不出来了。
除了田埂上的芦苇花……因为没有树,也就没有了鸟。因为没有鸟,只得盯着缓缓移动的云,那些原来以为遗落了的尘封往事,竟然都像棉花糖一样,品味起来有点淡淡柔柔的……也许,还有一点酸酸的。黑狗、老猴、黑点,还有后来改名的控肉、贡丸……几个人或坐或卧地杵在堤防上,肩着那轮要入海去休息的夕阳,都陷入了自己的心事里,再没人说话了。
风好柔好柔,突然有种想趴在地上亲吻这片盐田的冲动。“也许,属于老天的就该还给老天,老天已经给我们够多了。”我坚定地跟黑狗说,而这样的说法其实违背了公家交付给他的任务。他又腼腆地笑了笑,其实我想跟他说,我在他一望无际的空芜盐田里,已经看到很多风景,而那片风景是很难如意念般的从我自己的心里反映出来。当夕阳落到海里那刻,我突然有种长住在这里的打算……
她的头发将我包围起来像一个蜘蛛网而我,求助于属于我的星星指引我寻找到北方。。
岬边的景观变了,那原本伸出有半里长的突堤,想是经不起潮水的日夜洗刷,整个的往海里落了去。这岛没有南方那些那般,固执得只许诺某些颜色鲜明的蔓草,长着也只是匍伏着那样……
堤上往岬边都是开着紫色的小花。很骄傲的,紫过了绿……她在眼里充塞了这些,看了一天天的蓝,很觉得紫在岬上、堤上,倒像是颊上垂落下来的泪。
而GeoGe Mastalli的”Voyage”在耳畔轻轻地哼着,永远都不觉得时光的滑移。
好几年了,她才又来到这里。说是才来,提醒了应有的许诺似的。她想过,这个梦中常常浮现出的岬角和堤,那天有点雨,轻柔的,在一轮夕阳之间,突然起了一轮彩虹。
“这是一种惩罚吗?”她靠在他身边这样问着。老半晌,他也没有回过一句话,彼此在心里酝酿着一股分离的勇气。相爱……却必须分离的勇气。好笑啊!他常常在一个人想她的时候对着对面说。“如果,不是这样?也不是那样的话……?”却放纵着让爱欲晕染了开来。
她是个旅人,有一抹标记烙在她的心口上。火热得只允许自己明了,然而他比她知道,永远不能让人试炼、牵绊。他轻声地哼着:“La fille près dequi je dors……Voyage.”像那歌里少有的配乐,不肯负责任的Lita琴,空灵的,轻浮的,却也是肉欲的……
“所以,我说这绝对是一种惩罚……”他还是没有回答,她在他的心里,像那一轮满盈的彩虹,那样非常的好看。而分离,其实就在轻柔的雨像泪水般飘下时就注定了。
他想,他只是爱那一轮好看的彩虹,深怕任何的气息都会让她殒落了。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决定了?”她转过身来盯着他看,有点吓人的,倔傲的鼻尖上有些雨水。
“不是应该分离了,分离其实早在雨丝落下,好看的彩虹扬起时,就注定好了的……”他没有勇气对她说。
“你会活下去吧?”她开玩笑地说,鼻尖上的雨水珠,却在这样的时候,滑落在他的衣襟上。她不知道他疼得只能低着头,静静地望着堤上的紫牵牛,一动也不动的。
雨大了些,掩住了背后的斜阳,好看的彩虹也在这个时候隐没在雨里了。
她十四岁的时候,遇见了他。他看见她把着书包,怯生生地推门进来,那一整个下午,他只是望着窗外的木棉花在车子过时落了一地。她坐在他的对面,那是他一下午的第四杯咖啡了……
只是坐着,在等人。他又叫来了一杯咖啡,点着烟,烦恼着稿纸上的女主角应该要得什么样的绝症死去……
不自觉地却盯着她看,有致的眉毛,倔傲的鼻梁,很冷,很好看的。
她知道他在看她,深怕被人看穿了心事似的眼睛眨也不眨的。
他在稿纸上涂了又涂,没有办法定下心来。他看见她换了一个角度,像是知道自己不想接受烦扰,好意地错开了身子。他又点了根烟,才发觉她的桌上空空荡荡的,叫来了服务生,却没有把握请人家喝点什么。
“冰激凌!”服务生认识他的,好意的这样推荐着。“就冰激凌吧!”他对服务生说。他想看她的反应,服务生比着他将偌大一盘冰激凌堆在她的眼前……
她垂着眼,看着冰激凌筑起来的小雪人,却又别过脸去,一样地望着窗外的木棉树,很冷。
那一年,他,三十好几了,那样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大概只是公平地觉得,没有人可以呆坐在一个午后咖啡馆里,虚掷了青春吧!他又回到稿纸上去,烟蒂早堆满了烟灰缸,写作霸占了他这个下午的人生……
“妒忌与愤怒在分离这事项上的必要……”他在脑子里运作着,人与人之间的爱欲纠葛。“别刻意捏造那些祝福的话语,来美化分离时不能解释的痛楚吧!”他稿子上的男主角生气地对女主角这么说。“难道说,我们以后就不再是朋友了吗?”女主角哭了起来。他又点了根烟,也只是夹在指间上。“好,那我发誓,我再也不来纠缠你了……”“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这样吗?”她说,夕阳越来越黯淡了。
他舍不得把她折磨成这样,然而属于灵魂里最后的那一块领域,是不能交托出去的,对吧?他听见自己那样对自己说。他在恍惚之间,以为方才那一抹好看的彩虹,是落在(伫立在)堤的尽头的岬岸上的。但现在,除了垂挂下来的骄傲的紫牵牛,却已是什么都没有了。
他从来没有对着她的眼瞳说过:“我爱妳!”
他不愿意,极不愿意,他知道这句话就又留住了她的躯体,丰美的躯体,而她稚嫩的灵魂,必须住在那儿,他不能只占有她的躯体,而不干扰了她的灵魂。
最后一次,他进入她的身体时,她只是哭着,只是哭着。她好看的脸在岛上满盈的月光下,却模糊了。“一定要这样吗?”在夜里她听见他哭着说。他不能跟她说:“我爱妳!”因为他怕唤醒了她还懵懂的灵魂,却只是粗暴地进入她的躯体,看她在胸前哭泣着……“我恨你……我恨你……”她哭了一夜。她不知道,他也哭了一夜,漫长的一夜。从彩虹在轻柔的雨丝里架起时,夜就来临了……“一定要这样吗?”她哭着说。“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这样吗?”“烟抽太多了对身体不好。”歪歪斜斜的几个字摊在他的桌面上。他忙着回过神来,指节上的烟已经快烧到了尽头。服务生又在他的杯里加了咖啡,笑着指指对桌的她。
她看着他,冷冷的。他低下头来,揣度着自己的举措,还假装着在自己的稿纸上涂涂写写着。有一世纪那么久吧!他想。“当你从丰美里拿取了一点东西,就伴随着更多的孤寂……”有人曾这么说过,他想。“爱之欲,死之华!”有人曾这么说过,他想。他假装扶着额在沉思,眼睛在指缝里偷偷地看着人家。人家面前的小雪人已经化了,小雪人本来该戴正在头上的甜筒歪了一边,她扶了扶它。她拨开小雪人边上的草莓。
“一定要这样吗?”他看见自己稿纸上的几个字。
“好!那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来纠缠你了……”稿纸上的男主角又说了一次,很笨拙的,他自己也觉得。下意识地想再点根烟,却移动不了身子。这样吧!就在纸上胡乱的写着“男朋友”三个字,并且在旁边画了一把刀,看起来像是用一把刀要把“男朋友”三个字千刀万剐的那样,想她会看得懂……像骤然而逝的彩虹那般,在一个遥视着木棉花坠落的下午,发誓再也不来纠缠彼此了……
他带她认识了很多很多的人,在来这岛上之前的几年。他一直跟她说,他梦想有一天要沉默在这样的一个岛上,再也不飘移了,而GeoGe Mastalli的“Voyage”,却从来也没有停过。岬边的景观变了,堤也跌落到大洋里去了。颜色鲜明而骄傲的蔓草匍的长着。离开了这个岛之后,她走了很多地方,她在安克拉治那样极北的机场候机楼里点了杯咖啡,在铺子上买来的明信片上胡乱地写着。
“深夜了,但是斜阳却还挂在那儿……以前,我总是渴望天明,天明能叫我飞奔到你身边去……后来我渴望深夜,深夜里我可以沉没在暗里与梦中的你相会,拥抱你、增高药有用吗 吃什么长高亲吻你……进入你沉默的灵魂里。没有你的允许,我将不再哭泣……”
“塔斯马尼亚是我们曾经约定要来的地方,真的,这里的村子和村子之间,没有任何可以辨识的路径,而北方河口的潮水,就像你猜的那样是翡翠那样的绿,绿得叫人想哭……”
“佛洛伊德的房子,住起来肯定要叫人去看心理医生……”
“尼斯的咖啡喝起来,像苦药……”
“魏斯的草原只有你跟我的岛才会有,我跟你说,我喜欢你那个青岛的故事。我想你,已经不再只是想你了。我还想念你那个沉默的岛,岛上的草原,和你的诚实……还有你的谎言……”
“分离只是借口,你在我身体里,放进去的当然不只是欲念而已,你没有欠我,我喜欢你看着我的身体,玩笑地为我躯体上的每一个特征取个名字,像缺了什么吧?那是你的,都是你的,你尽可以骄傲地进入。除了神,只有你懂得那般仔细地浏览。我许诺你的贪渴,我想念你的贪渴,在我不自觉中……”
“我恨你……”
“我恨你……”
“我再也不恨你了,鳕鱼角真是一个适合拍结婚照的地方,我在灯塔下给你捡了一颗石子。波士顿的夜里孤寂得要死,好嘛?”她看着远天,雷雨的夜里。“喔。”他想找烟抽。他分辨着她话语里的意思,长大了,多了点装扮,颈项的链子适意地抚住起伏的胸口。“我们认识多久了,你猜?”她笑起来真好看。她不记得她曾经笑过。其实,她笑得很艰难。“我猜你背后有颗痣……”真坏,他自己也觉得。她又笑了。他喜欢她笑的样子。“很远吧!我也不知道。”他说谎,只是为了补住另外一边的缺损,他要故意地忽略她生活里另外一边的缺损。她知道。他想要去度假,他觉得自己像是分裂在车子里的变形虫。他听见自己说。
“很好啊!”他找着了口袋里的烟,然而他跟她的脸都扭曲了。她送他回去。看着她跟她男人的车在巷子口淹没,他点了根烟。突然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突然哭了起来……觉得好冷,好冷。他想跟她说:“你要在欲望的国度里游走吗?这里除了冰冷以外,已一无所有。”然而,他知道,他知道她要跟随着进来了。一如后来他进入她的躯体。她蛮横地进入了他的灵魂。她想了很久,才问说:“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不能离开你?”他撩起她的衣服,在胸前吮着。“可口,大小适中。像好吃的甜点,入口即化……好吃……好吃……好吃。”他还是在她的衣服里吮着。他知道,她恨他。所以在普吉岛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络了。她哭了……哭得很凶。“我不是没有对自己发誓过,在也不纠缠你了。”很吓人的。他那么说。她坐在他身上粗暴地褪去了他的衣服裤子。她捻亮了灯,看着他,想看得清楚像再也不能看得更清楚了。他躺着,失神地想伸手去拿烟,像溺水吧。失神的想抓住一根草。肋骨在瘦弱的肌里间起伏,她俯身吻住了他的嘴,企图在他做任何许诺之前,听闻得住。她不想让他的许诺在风里散移。“不许说……不许说……”她想。只是吻他。“我恨你,我恨你……”她只是低啜着。“我爱你!”却从来都没有对她说。他怕看见她清澈的眼瞳,怕看见自己的污浊,怕看见自己的怯懦,怕看见未来……她紧紧地伏在他的身上,他觉得自己是一池的水漫住了她,她知道他漫在一池水里。他渴望像冰一样的冻住她,她在他身上哭着睡去……他轻轻地让她躺住,扶住了她的枕……她将他躬身的身子扶正,让他靠在她的肩头……他们睡得很甜,睡在南风初起的草原里……他疯了。圈子里的人都那么说。“该疯了,也是……”写的东西语无伦次的,老谈到妒忌与愤怒在分离这事项上的必要。逢人就说:“你就拿去了我的灵魂了吧!我还有身体哪!”说的也是,看起来就活生生的是个没有灵魂的躯体。“我们的梦是在遥远而美丽的地方!”他所有的朋友只能一一散去。“带我去我的沉默的岛好吗?”他终于哭泣了起来,在下午一轮缺损的雨后的彩虹下,他只是哭泣着,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很想她,她不住地移动。他像鲠住了在喉间吐不出鱼刺的人,无法去对人说。他躺在公园的草地上,望着新起的月,努力地要记住,他们相识的任何一刻……“这是一种惩罚吗?”他梦见他枕在她的怀里说。她是个旅人,他知道。“而我是只青鸟!”他笑着发不出声音。“啊!真想听听‘Voyage’啊!”他知道,只要能说出“我爱你”,她就不会走了。“是吗?”他也怀疑着。
“一定要这样吗?”
“别了吧!你这样只是想说她会要来悲悯你罢了。”他听见自己在
说。“啊!壮烈而孤独的死去吧!”他又觉得自己笑了。朋友送他去了那个沉默的岛,在她离开之后的秋天里……她认定他是要疯的,所以虽然心疼他,却勇敢地离开了。他在疯狂之前努力地陪着她,说故事、说故事、辩证,给她书看。“如果我相信轮回的话,我就可以在彼方等妳了……”她记得他说。于是她更疯狂地想离去。“你知道吗?我越来越不敢看到你了……”于是他更疯狂地想抓住她,告诉她欲望的门打开了之后,就不会有人来
保护你了。“因为,如果有轮回,我就等着你就好了,不是吗?”她笑了。那天,
他们在车上谈论着拉赫曼尼洛夫。她要离去加深了他的疯狂。而他教她读荣格,以一个无神论者的骄傲。她常常跟他碰面,但碰面的时间越来越短促。“飞吧!孩子!”他做了决定[推荐]广东遭遇鸡蛋大的10厘米粗冰雹损房6162间,砸死鸭子击穿铁皮,致8个乡镇4万余亩农田受灾.,很疼,她知道。是他自己想去那个岛的,因为那个岛,真的很沉默。那条叫毛毛的狗善解人意地陪着他在星砂的滩上走着。他喜欢看她总是懵懂地看着这看着那的样子。夜里的潮漫了上来。他问她说:“你连英语都不肯说一句,怎么去走遍全世界呢?”像个爸爸,自己觉得。
“哎哟,别乱说了。”她挽住他的手。“天快黑了耶!”他在跟毛毛说。
“好啊!那我们就跑到你的梦里去了。”“那天亮了呢?”“那我就飞翔起来了!”他看见她好看的脸庞,知道那是一个飞翔的好日子了。他不舍得。“你知道,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嘛!”就这样吧!没有人知道他究竟要去到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岬边的景观变了。她一个人坐在堤上一下午了。她把走遍了全世界的信都寄到了这个沉默的岛上了。寄望他还在,他还想着她。她扬着手,指缝间渐丰盈。她已是一个懂事的妇人了,她自己也那样想。他在分离时,给了她一枚戒子。本来想说……“如果有一天。有一天。你的男人给妳戴上戒指的时候,好不好……就把我的扔了吧!好不好?”毛毛跑了过来。“它已经很老了喔!小心它耶!”旅店的人那么说。她笑了。他喜欢她笑的样子。那一夜,他们走在满布着星砂的满月里。她想他一直都渴望一轮沉默而无语的月。她躺在堤上,听着他的心跳。她要他知道,她不再哭泣了。他要她知道:“我爱你!”>>>


费洛蒙香水怎么样呀!

查阅用户资料 http://fashions.365d365d.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